您好,请登录免费注册

MIT:知识经济时代的创新密码(十分钟让你看懂MIT)

 发布于 2016-08-23 21:19 |   公司动态 |   来源: 创+ |    523 次阅读

其实自世界经济危机以来,各国政府都非常关心创新问题。中国政府近日印发了“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并下发了重点任务分工方案。被业内称作是中国的《拜杜法案》,在美国走向现代创新型产业过程中,这部法案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稍后下文将有展开。

谈到创新,MIT是绕不过的话题。近日跟几位投行朋友聊天,他们的策略:投资一定要紧盯麻省理工,斯坦福和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全面覆盖北美的创新,因为“美国的创新比中国至少领先30年。”

人类的创新活动其实从未停止过,通俗地讲,创新是人类用来摆脱现实痛苦和实现未来愿望(也有欲望)的必由之路。由于创新需要消耗大量社会资源,那么越是资源配置自由的社会,创新力就会越强。

个人、企业、政府各有各的痛苦和欲望,所以各有各的创新。在大学创新领域,麻省理工学院(MIT)有着毫无争议的江湖地位。

MIT在科技研究方面的成果非常杰出,曾产生80多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他们没有把知识束之高阁,而是反哺于经济发展之中。

有一个统计数字表明,大概全世界有25800家以MIT技术为主的公司。如果把这些公司总的销售加起来,相当于2009年第11大世界上的GDP。

后来斯坦福看到这个研究以后,也做了个统计,同样的方法计算得出结论,它创造的经济价值相当于世界第10大GDP,比麻省理工略胜一筹。

两所大学大概都是2万人左右的规模,居然能创出这么大的经济价值,估计会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没有看到过中国高校比如清华、北大的类似统计,相信贡献也都不小。

下面说说在MIT,科研创新是如何变成大众创业的。


MIT创新守则

1、发明和发现绝对优先

基础科研、发明和发现对于MIT学校来讲是绝对优先的准则,创业是衍生的东西。这两者的主次关系,基础科研在前,创业是在后面。为什么要去创业?目标应该是要为社会,要为经济作出贡献。

2、创新创业相互补充

创业本身是要支持创新的,所以这两个之间的关系一定要认识清楚。如果认识不清的话,作为一个大学,过度地去追求创业的话,就会影响它的创新。

让一个做科研的教授去做企业管理,让他去找投资人,去找市场,这会是灾难,因为他的强项不在这个方面。规则的设计非常非常重要,你如果让科研的教授花很多时间去做他不擅长的事情,对于整个社会来讲是一个巨大的社会浪费。


其实创新和创业之间有很大的不同

创新追求知识共享,学术自由,信息公开。

创业是追求利润的,是追求保密,是排他的。


美国2000年出的创业大潮中,流传有一个笑话,有一个教徒跑到教堂去,他跟牧师说,我向你忏悔吧,牧师说你要忏悔什么?教徒说你得先跟我签一个NDA才可以。

Non—Compete Clause规定,在一段时间里你不能跑到直接竞争对手那里去工作,但硅谷并不实行这条规则,因此它在创业方面比麻省做得好,人员流动更自由。为什么麻省有这个规定?历史上麻省理工学院跟美国国防部的关系非常非常紧密,像雷达等发明都是美国国防部在二战期间资助麻省理工学院做的一些科研成果,所以有很多这方面的限制。

3、实现科学家的共和

学术自由,数据共享是MIT治学的原则。学校内部,像校长、系主任、院长这些角色,他们对教授是没有任何约束力的,唯一的权力就是给教授发工资。美国有两个职业有终身教职,一个是教授,一个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就是要让你保持学术独立,言论自由,没有后顾之忧。

4、自下而上的主导机制

MIT是自下而上的主导机制,很难发现一个校长组建一个什么队伍,院长组建一个队伍,因为它是一个自下而上的体系。

5、从问题来回问题中去

大家可能不太熟悉的MIT在社会科学方面也是非常优秀的,比如说它的经济系,你要是看现在美国和全世界中央银行的行长,很多都是MIT训练出来的宏观经济学家,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美联储前主席,以色列中央银行行长、英国中央银行的行长,清一色都是MIT经济系出来的。

为什么会有这个局面呢?源于MIT这个学校非常重视实际的社会问题,实际的经济问题。


150年实践:创新与创业的互动

在MIT,往往会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创意,并且,许多创意在学校的引导与帮助下转化为了真正的产品,并成功实现了创业。因此,MIT积淀下来的创新气质是其创业发展的基础,亦是其创业的源泉所在。

1,纯正的求知和探索精神

MIT的校训是要知行合一,倡导大脑要跟手连在一起,要提供现实的解决方案。据说上海交大办学理念山寨麻省,而钱学森先生就是从上海交大毕业后又去了MIT读书。

麻省理工怎么能够吸引这么多科研的人才?又能够使他们作出的科技成果能够创业?

深层次根源在于其纯正的,强烈的求知欲望和对科技的探索精神。

在纯正求知和探索精神驱动下,很少有人为了利益而学术造假。防止利益冲突最有效的办法不是靠官僚审批和监管,而是靠纯正求知和探索的科学家精神。

举个例子,比如,MIT的1/5天规定:一个星期工作日被定义为五天,你有一天可以做跟你教书和研究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每一个学年的年底,我们需要在网上填一项数据,这一学年有多少天是用在你的科研上。这个数据完全可以撒谎,它没有任何能力去查你。但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自律?为什么不会去滥用这种权力?原因非常简单,与学术无关的事肯定会影响到你的科研。 

2,《拜杜法案》的启示:分享创新才能增进社会财富

在1978年以前,大家可能也都知道美国基础科研的经费大部分是由政府出,因为你拿了政府的钱,做的研究结果产权归政府所有,也是天经地义。但这个天经地义的逻辑被一位来自普渡大学的教授颠覆性地改变了。

鉴于“普度”一词在中文中有特殊意义,这一改变对美国经济产生影响巨大,我们不妨就把他称为“普渡”教授吧。闲扯一句,普渡大学历史悠久,现在全美的排名也很靠前,是中国“两弹元勋”邓稼先的美国母校,

“普渡”教授研究发现了一个重要现象,“谁出资,谁拥有”的结果是,发明人没有足够激励去把研究成果与实际生产结合,而政府或企业主虽然有此动力,但严重缺失转化结合能力。这就造成了大量科研成果闲置浪费。

经1980年的《拜杜法案》改革后,既使是政府出钱,所有产权也归学校。

 《拜杜法案》使私人部门享有联邦资助科研成果的专利权成为可能,从而产生了促进科研成果转化的强大动力。该法案的成功之处在于: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为政府、科研机构、产业界三方合作,共同致力于政府资助研发成果的商业运用提供了有效的制度激励,由此加快了技术创新成果产业化的步伐。

在过去的36年里,美国大学籍着《拜杜法案》这一专利制度在科学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美国大学的专利申请和授予的数量有了显著增长,使得美国在全球竞争中能够继续维持其技术优势,促进了经济繁荣。

 1978年,美国的科技成果转化率是5%,《拜杜法案》出台后这个数字短期内翻了十倍。美国在十年之内重塑了世界科技的领导地位,《拜杜法案》功不可没。它被《经济学家》杂志评为美国过去50年最具激励性的一个立法。是美国从“制造经济”转向“知识经济”的标志。 

此后美国的各大学、医院、国家实验室及其它非营利机构变成了科技创新的温床,富于创新精神的科学家们带着发明成果纷纷成立自己的公司,加入到创业大军当中。

且慢,那么多教授、科学家加入到创业大军,会不会丧失了原始的科研精神?这里其实有一个科研目的地问题。

美国密西根大学校长Mary Sue Coleman博士还是比较有说服力,“很多人常常质疑我们为什么热衷于技术商业化、培育新公司、促进达成更多的专利和许可协议。金钱,技术转让必须围绕着我们的核心使命:分享观点、分享创新,从而增进社会财富。”

学以致用,造福社会,这是美国科研界的一个思想主流。再说,与我们看到的成功创业的科学家相比,更多的基础科学研究工作者兢兢业业地工作在金字塔底层,做着默默无闻的贡献。

知识产权的分配

这是个管理技术问题,MIT在这方面的安排有三种情况。

1、知识产权归MIT而非教授所有

如果是第三者提供的资金,比如政府提供的资金,那么这个科研成果的产权归MIT而不归教授;如果利用大量MIT资源,或因本职工作而产生的知识,产权是归MIT的。

《拜杜法案》之后政府出资的产权是归学校的。如果是一家公司出资呢?结果是产权仍然归MIT。有人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公司资助和赞助的研究产权在MIT而不在出资方?一家公司为什么要来做这种选择?关于这点有以下几方面的考虑。

首先,MIT有绝对控制权利,MIT不希望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不希望自己的学校变成一个公司的研发部门,或者一个研发部门的延伸。 

第二,要保证学术的自由和独立。就选题方面,如果你认同我们这些题目,出钱就是了。公司出钱是因为你认同这些题目,而不是希望获得这些产权。在这么苛刻的条件下,为什么每天有这么多的公司来投入这件事情?

这就是第三个原因,保证MIT处于最前沿的研究。这些出资公司的发展是取决于整个知识领域的提升,这种企业非常愿意跟MIT做合作研究。这样也就保证了,你的这个题目肯定是最前沿的题目,而不是一种重复性的研究。

2、教授个人拥有知识产权

首先不是因为第三者出资产生的这个知识和产品,没有利用大量MIT的资源和资金,同时不是因为本职工作而产生的知识。

3、MIT和教授会共享知识产权

利用“大量的”MIT的资源和资金来进行研发,有商业价值的技术,必须是通过MIT的技术转让办公室(TTO)进行技术转移工作。

为什么这么考虑?这就是一个最合理的社会分工,你是个教授,你做科研,这是你的本职,这是你的长项,像技术转让这都不是你的长项。我在这方面不希望你花很多的时间,而是让你把时间花在实验室里。像这些后续的工作,下游的工作全部给你承包下来。

MIT创业目的是为了你创新,为了给你省时间。而不是仅仅追求商业利润,它的这种想法是非常全面,非常合理的。

创新与学术自由

说到学术自由。世界上有两种科技研究体系,一种叫作科学共和,它追求的是学术自由、学院自治、开放体系、数据共享、合作研究和同行评审制度。另外一种体制叫政府共和。政府任命大学高级管理团队,在运营管理上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MIT很值得看重的一点是,它崇尚的是“权威的思想”,而不是“思想的权威”。


美国现在很有名气的一个公司叫iRobot,这个公司的产生过程很有意思。1988年1月,MIT的学生发明一种游戏,叫 “辨认罗德”(Recognize Rod),学生们把MIT人工智能专业罗德教授的头像印在纸板上,用机器人控制水枪向罗德教授“发射”。不管罗德教授的头像放到哪里,机器人都应在一分钟内辨认出此头像是不是罗德本人,如果是,那就可以对准罗德教授的鼻子打水枪。


开始参加者寥寥无几,罗德教授知晓此事后决定“牺牲”自己,发出通知:“每天下午4点到5点,我将会取代我的头像出现在广场,你们可以用机器人控制水枪对准我”。


参加“辨认罗德”游戏的优胜者科林和海伦,在MIT校园内创立了iRobot 公司(艾罗伯特)。这一机器人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危险地方发挥了重大的作用。iRobot 也成为全世界技术含量最高的机器人公司。